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BeHappy | 23rd Nov 2006, 11:11 AM | 系列, 旅遊 | (1413 Reads)

在俄境開行的西伯利亞鐵路火車,不單只是換上較寬闊的車轆以適應俄境路軌的寬度,連所有的服務人員、餐卡,都一同換上俄式了......

在俄境開行的西伯利亞鐵路火車,不單只是換上較寬闊的車轆以適應俄境路軌的寬度,連所有的服務人員、餐卡,都一同換上俄式了!隨之而來的,便是我們對這旅程的感覺變得很新鮮、很刺激!

當我們對所帶的乾糧及在大陸買的食品吃得有點膩時,我們便硬著頭皮,走到俄式餐卡,試著找吃的,以及來一個增加回憶的機會。為何要硬著頭皮,乃因餐卡的菜單只有俄文,所以到了那裡,坐下後,就好像瞎子摸象般,試圖尋找菜單內的俄文意指甚麼菜式,好讓點上一些合口味的!

終於在湯類中找到一個懂的名稱:Borsch!心想:「不是要吃午餐嗎?只飲湯就夠了嗎?」但又弄不懂其他菜式是甚麼,問服務員又只是雞同鴨講。眼見菜單內所收的俄國盧布或美金價錢感到不甚合理,故此便只點了這個負擔得起的「羅宋湯」了!心又想:「在香港嚐了那麼多年茶餐廳內不太正統的羅宋湯,現在可以試試真正由俄國人煮的羅宋湯,日後也可給人道過有何分別,雖然自己都不知道來的湯是否用正統的煮法煮成的!」

服務員終於把湯端來了,一看見載湯的器皿,並非美輪美奐的瓷器,只是一個銻碗,想著:好!真的配合鐵幕的感覺,夠冷漠及實用。傳來的湯香又跟香港的差不多,但多了一份輕輕的羶味。再看內容,原來是深紅色的,覺得比香港那些橙色的來得有真實感。把匙羮往內一撥,並沒有香港的雜菜,但仍見有一顆尾指指頭般大小的牛肉粒出現!心裡又想:莫非物資這麼短缺,連煮湯的材料也省得就省!幸而還有一塊麵包跟湯一起上枱,心知不會飽肚,但總算也有一點點東西可讓肚子消化!於是便開始品嚐那羅宋湯了。雖然所見的材料不多,但意想不到原來味道是頗濃的。湯不是糊糊的,而是稀中帶有一點質感,於甜酸的味覺中滲出頗重的牛肉味來!

想不到嚐湯也寫了一篇文來!我是否太長氣呢?你們看得悶嗎?


[1]

沒有菜的羅宋湯?看你寫好像是牛尾湯!


[引用] | 作者 chuan | 23rd Nov 2006 2:16 P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2] Re:
chuan :
沒有菜的羅宋湯?看你寫好像是牛尾湯!

我都好喜歡飲牛尾湯,但那真是羅宋湯來的!所以就會問是否他們當時的物資實在缺乏!


[引用] | 作者 BeHappy | 23rd Nov 2006 2:22 P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3]

出外旅行當然要嚐地道的「美食」。你描寫的羅宋湯頗仔細,令人可想像它的特點。
說起湯,令我想起在波蘭所試的地道的凍湯。初見那凍湯是淺粉紅色,大家已心感不妙;喝下去時,味道則是酸酸的,加上是凍的關係,給人的感覺有點像乳酪,但整整一大碗,要把它渴完,真的不容易。
反之捷克地道的湯,則完全不一樣。它的顏色很深,味道很鹹,有點像渴豉油。
它們一凍一熱,一酸一鹹,味道完全不同,但同樣不易入口。這令我不得不稱讚母親煲的老火湯。


[引用] | 作者 絮兒 | 23rd Nov 2006 8:31 P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4] Re:
絮兒 :
出外旅行當然要嚐地道的「美食」。...波蘭所試的地道的凍湯。...反之捷克地道的湯,則完全不一樣。它的顏色很深,味道很鹹,有點像渴豉油。它們一凍一熱,一酸一鹹,味道完全不同,但同樣不易入口。這令我不得不稱讚母親煲的老火湯。

哈哈!「好像喝豉油」又真的很難入口似的!但那羅宋湯雖然口感沒有驚喜,但總算有些牛肉香味,都算是意外的了!
整個火車旅程,我就只是試過這個湯而已,所以記憶會頗深!


[引用] | 作者 BeHappy | 23rd Nov 2006 8:51 P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5]

用銻碗來盛羅宋湯,又幾「實而不華」噃!^^


[引用] | 作者 文風 | 24th Nov 2006 12:28 A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6] Re:
文風 :
用銻碗來盛羅宋湯,又幾「實而不華」噃!^^

對啊!我想不易打破是原因之一,另外湯會快涼些,讓客人快些喝完,增加人流亦有可能。但那餐卡的顧客是不多的!


[引用] | 作者 BeHappy | 24th Nov 2006 5:52 A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7]

可能這才是正宗的羅宋湯呢. emoticon味濃而不見湯渣, 會不會是他們不喜歡喝黏糊糊的湯, 特意隔去湯料呢?

其實好想知道怎樣換較寬車轆的情形, emoticon那麼重的載客車廂, 換轆高難道啊!


[引用] | 作者 ep | 27th Nov 2006 4:04 P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8] Re:
ep :
可能這才是正宗的羅宋湯呢. 味濃而不見湯渣, 會不會是他們不喜歡喝黏糊糊的湯, 特意隔去湯料呢?
其實好想知道怎樣換較寬車轆的情形, 那麼重的載客車廂, 換轆高難道啊!

我都不是太清楚是否正宗,不過肯定是由俄國人煮的!
而換轆的情況,印象好似有看過,又好似無看過,又好似記得有段時間是一定要下車讓其換轆的!真是模模糊糊了!


[引用] | 作者 BeHappy | 27th Nov 2006 4:14 PM | [舉報垃圾留言]